滩礁上的水族世界

2019-11-15 08:06 来源:定海新闻网-今日定海 作者:金涛

  海上的礁岩有两种,一种是孤悬海上的海礁,另一种是与沙滩相连的滩礁。童年时代,我和小伙伴常玩的地方,除了家乡的沙滩,还有沙滩东端那块篷帆形的滩礁。每逢落潮时,我们涉水上礁,这可是个光怪陆离的水族世界。

  礁上不仅有各种各样的海螺、佛手、贻贝等,还有粘附在礁岩上的青苔、紫菜、海大麦等水藻类,有穿梭爬行在礁石缝中的石蟹、黄壳蟹等蟹类,以及负螺爬行的寄居蟹和海菊花等,五光十色,稀奇古怪。儿时在礁上常玩的事儿,主要是拾螺、钓鱼、戳石蟹,有时还耍寄居蟹和海菊花。

  寄居蟹又叫“螺蟹”,蟹身与螺壳连成一体,爬行时背负着一个大螺壳,看上去挺滑稽的;海菊花又叫“石奶”,它附生在礁岩的海水坑里,像一朵美丽的秋菊花在水中绽放,但若用手触它一下,它会像喷泉般射出一股水来,体形瞬间由灿烂的大菊花缩小,其变形之快和奇,令我们惊异;石蟹是爬行在礁岩石缝中的一种小海蟹,个头小,速度快,一般人很难捕捉。小时候,我们用尖头的竹筷子去戳,出手要准,动作要快,用力要猛。若戳着了,赶快把石蟹从石缝中拔出来,挺好玩的。虽说石蟹个体瘦小,骨骼多而乏肉,但做成石蟹酱后,色泽棕红,味道略甜而鲜美,堪称海味珍肴。

  拾螺,看似简单,但要靠运气和胆识。七岁那年春天,正是“三月三,黄螺爬上滩”的日子,潮水刚刚退潮。我和小伙伴们提早上了篷帆礁,但人多螺少,礁上仅有一些不起眼的小海螺。随后,我独自一人走到北边的礁盘上。北边的礁盘,峻嵴挺拔,削壁下仅有个箩面大的一块地方,较为平坦。其对面有块悬水小礁,削壁如墙,直立海上,两礁间相距近3米。偶尔抬头,意外地发现对面的悬水礁礁壁上黄灿灿一片。我赶快站起来细看,大喜过望,原来对面礁壁上都是拳头般大小的黄螺。

  激动亢奋的心情,让我有点疯狂,不顾一切,外衣一摔,未曾细想就往深海里跳。三下五除二,我快速地游到对面的礁壁下。我半浮着身子,一手攀礁,一手抓螺,快速地手抓黄螺往竹篓里放。黄螺实在太多了,整个礁壁,从上到下都是螺,而且是螺背螺,螺叠螺,数也数不清。于是,我用绳索把竹篓系在裤腰上,身子紧贴下壁用竹篓兜着,同时以手作耙,手扒黄螺大面积地从壁上往下耙,只听得“滴滴得得”连声响,礁上的黄螺成批成堆地像滚球般落入我的竹篓中。即使这样,我的出手还不够快。因为黄螺有个特性,一旦触动,壁上的螺群会极快地向海里蠕动,渔民们叫做“塌螺”。果然,不一会儿,礁壁上的螺球只剩一小半了。我看竹篓容量太小,干脆脱下长裤把两只裤脚扎牢当容器。稍后,当潮水返涨,小礁上来不及采撷的黄螺已全部潜入海底,我已满心欢喜地满载而归。

相关阅读

欧洲杯外围